:时运不济:保尔森2014再遇歉收

2019-01-08 08:48:26 围观 : 156

  这两位消息人士透露,保尔森的非杠杆并购基金在2014年上涨了0.6%,而其杠杆基金在2014年下跌了1.6%。这与去年对冲基金的平均回报率以及标普500指数愈11%的涨幅相比逊色许多,但与暴跌30%也相去甚远。

  如果说美国移动行业整合的前景已经暗淡——尽管运营商难以赚回各自的资本成本,这位与保尔森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则透露,该基金正在着眼于欧洲移动市场的整合。2011年AT&T和T-Mobile并购交易终止引发了MetroPCS、斯普林特和Leap Wireless(保尔森的对冲基金是主要投资者)等运营商进行一系列并购交易,保尔森的并购套利财富在经历了2011年的罕见缩减之后时来运转。

  虽然保尔森没有提到具体的头寸,但去年10月份美国财政部实施一条规则以限制美国公司为节省税赋开支而进行税收倒置交易的能力时,该公司曾经是英国制药公司夏尔(Shire)的一个主要投资者,那条规则导致美国制药公司艾伯维取消斥资540亿美元收购夏尔的交易。此外,保尔森很早之前就对斯普林特和T-Mobile的并购交易押注,在去年早些时候,由于反垄断监管机构公开反对分别是美国第三和第四大移动运营商的这两家公司合并,最后给保尔森带来重大损失。

  保尔森旗下并购策略的资产增加,反映了该公司最近与资产管理集团施罗德(Schroders)合作以及在向新资金开放旗下基金之后从各类投资者那里吸引到新的有限合伙人所带来的增益。并购策略的资产管理规模(目前大约占该对冲基金公司资产管理总规模的50%)的攀升还表明,投资者继续把保尔森视为介入企业兼并收购市场的一个强有力途径。并购活动在2014年达到了金融危机后的最高水平,尽管涉及辉瑞(Pfizer)、斯普林特(Sprint)和艾伯维(AbbVie)的巨型并购交易遭遇失败。

  除了欧洲移动行业整合之外,保尔森还着眼于能源行业的重组,不过是以一种长远的眼光进行考虑。这位消息人士说:“由于油价已经暴跌,这方面需要考虑的时间跨度变得更长。但这并不意味着该行业不会出现整合趋势。”他把石油巨头资源储备的持续下滑比作制药巨头正在开发的新药阵容。

  关于并购交易搁浅对旗下基金的表现造成压力之事,保尔森在这份投资者简讯中表示:“我们认为,这些事件未必会对我们所持头寸的最终盈亏造成影响,因为在某些情况下,我们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基础增持这些头寸,以此充分利用这种波动。”

  比如夏尔公司的股票,虽然在2014年下半年弱于大盘,或许能够从并购交易遭受的挫折中迅速恢复过来。美国财政部的这条规则实际上没有让这家在爱尔兰注册的公司相对于美国同行的税赋优势受到新规的影响,而且现行法律中也没有任何规定阻止该公司成为一个积极的收购者。本周,夏尔宣布斥资52亿美元收购可能会显著增强其正在研发的药物阵容的NPS制药公司(NPS Pharmaceuticals)。

  这些行业中的并购交易受到了市场极大热情地回应,原因在于这些交易承诺的协同效益、成本节省以及计划向股东返回资金的举措。在通过并购扩大运营规模的并购交易时代,保尔森已经展现出预期即将整合的行业的能力,以及看到协同效益及其他经济效益增加的耐心。

  去年夏天,保尔森在CNBCDelivering Alpha大会上告诉与会者,他认为怀廷石油公司(Whiting Petroleum)和科迪亚克石油天然气公司(Kodiak Oil and Gas)的合并将会形成一家页岩油气开采商,这会将一家更大型公司的收购兴趣推升至极点。之后油价持续下跌对这两家公司的股票造成重创,从而给上述分析蒙上了阴影,然而,保尔森还没有退出这个头寸。

  由于旗舰基金Advantage Plus在去年下跌36%同时旗下对冲基金公司——保尔森公司(Paulson & Co.)的资产管理规模缩减至不到200亿美元,亿万富豪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在媒体上频频“露脸”。但是在各大公司纷纷扩大运营规模,并对前所未有的低融资成本加以利用的环境下,投资者照样选择通过这位对冲基金经理来押注空前活跃的全球企业并购活动。

  但保尔森已经显示出驾驭回报水平波浪起伏的“本领”,这使得他某一年看起来像是明星,而在另一年则看起来像是废物。2011年,保尔森对美国银行业复苏的押注事与愿违,其资产管理规模大幅下挫。可是在随后的两年,他再度成为对冲基金行业中的顶尖基金经理之一。

  保尔森在2014年无疑是时运不济。据彭博社最先报道,其Advantage基金下跌了36%,最近改名的Recovery基金下跌了18%,而该公司的信贷基金下跌了4.5%。据基金分析机构Preqin报告,即便保尔森表现最佳的基金——并购基金的平平表现也不如整个对冲基金行业3.78%的平均回报率。

  保尔森公司旗下资产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久的投资策略——并购套利——获得总计达数十亿美元的净资金流入,尽管一些司法裁决致使该公司部分重仓头寸损失惨重,但这一策略大致上仍实现了保本。该对冲基金进入2014年时有70亿美元专用于并购套利策略。据熟悉此事的两位消息人士透露,到去年底这部分的资产为92亿美元,尽管这期间基金的表现乏善可陈。

  保尔森的策略,不只是在并购交易完成之通过交易差价进行套利,而制药和电信行业的并购交易可能是他的灵感源泉。

  一位了解保尔森想法的消息人士说:“他已经把一家极其适合作为收购目标的公司变成了不断收购别人。”这位消息人士把夏尔比作瓦里安特制药公司(Valeant Pharmaceuticals)和阿特维斯(Actavis),这两家在欧洲注册的制药公司目前是制药行业中最积极的收购者,而且表现最为强劲。

  保尔森拥有接近创纪录规模的资金来押注兼并收购市场,他正在寄望于2014年表现最差的几只基金将会在今年出现逆转。保尔森在一份月度简讯中告诉投资者说:“总的来说,由于一系列不相关的事件对我们的部分最大头寸造成影响,本基金公司在去年下半年经历了高于预期的波动。”